今天是: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三大怪象戳中农民工就业制度硬伤益阳

时间:2019-10-09 15:45:23 来源:九州娱乐网 浏览量:1

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农民工就业数字

半月谈记者在浙江杭州、湖州、绍兴、义乌等地调研农民工就业问题时,碰到一个普遍性问题,即无论哪一级政府,或是哪一个政府部门,都说不清在当前严峻经济形势下,本地究竟有多少农民工已经就业,或有多少农民工已经失业。政府部门能讲清楚的,最多只是企业提供了多少就业岗位。

在义乌市劳动力市场,当记者询问春节后农民工就业岗位的波动情况时,该市就业管理服务局局长黄允龙说:“劳动力市场上人气没有明显变化。”记者追问:“是否出现了大量农民工找不到工作的状况?”黄允龙顿了顿说:“劳动力市场的情形,很难反应全市的真实就业状况。”记者接着问:“作为就业管理部门,是否对岗位减少状况,以及哪些行业就业受冲击较大进行过调查?”黄允龙没有做出回答。

在温岭市劳动保障局,记者也向该局副局长李玉友问起农民工就业波动情况,李玉友表示还没有就具体情况进行过调研,不过从媒体报道情况来看,他认为温岭农民工的就业情况还可以。

同样,对于绍兴县有多少返城农民工需要就业,当地一些政府官员也说没有具体统计,至于就业岗位数字,则来自对当地企业的抽样调查。

[解读] 加快建立城乡统一的就业、失业登记制度

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之所以说不清楚农民工就业数字,主要是因为现行就业、失业登记制度并未将农民工纳入登记范围。

“按照国家现行就业、失业登记制度,能纳入登记的对象只有城里人,于是就会闹出这样的笑话:经济很糟糕,大量农民工失业了,但我们的失业率还是很漂亮!”浙江省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陈诗达指出,把农民工排斥在国家就业、失业登记制度之外,已成为当前我国就业体制存在的突出问题之一。

浙江省委党校教授吴锦良认为,掌握农民工就业数字是为其就业提供有效服务的基础性工作,只有把数字敲实了,才能增强服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。吴锦良主张,当前应尽快建立统筹城乡的就业、失业登记制度,把农民工纳入登记范围,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失业预警机制。

为进一步完善现行就业、失业登记制度,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还应通过访问调查等方式,主动建立调查失业率机制,因为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很多实际失业者或就业者,并不会主动到劳动部门进行登记。

发达乡镇党委书记大念“苦经”:“希望农民工能够少来”

湖州市织里镇是国内著名童装生产基地,大约有25万流动人口。该镇党委书记陈鑫堂向记者诉说了自己的苦恼:“农民工确实为织里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,但是从内心来讲,我希望农民工能够少来,因为每来一个农民工,我的管理费用就要增加500元。包括治安管理、卫生管理、就医就学、劳动保障、供电供水等管网基础设施配套,去年花在农民工身上的管理费将近1个亿,镇里财政支出压力非常大。”

陈鑫堂做过一个统计,去年在织里打工的农民工每个人平均收入大约为3万元,“以25万人计算,那就是75亿元,这解决了多少家庭的生活问题,又为社会培养了多少有技术的熟练工和老板?但是从来没有人,也没有哪个部门,会从解决农民工就业的角度对基层干部进行考核。考我们的只有GDP,但GDP统计的是规模以上企业,能产生大量就业机会的中小企业和家庭工业不在考核范围。”

记者在很多农民工聚居地采访时发现,发达地区基层干部群体对陈鑫堂的“苦经”有强烈的认同:没有一个部门测算过管理农民工需要花费的社会成本和行政成本,也没有一套评价体系是从解决农民工就业的角度来评价基层干部。其实,那些有怨言的基层干部并非拒绝农民工流入城市,而是主张在大门打开以后,既要建立起保障农民工权益的制度体系,又要有一套针对城市管理者的公平评价考核制度。

[解读] 让统筹城乡的就业考核像安全生产一样有“力度”

由于没有建立起统筹城乡的政府就业考核体系,基层干部缺少为农民工就业提供服务的动力。很多基层干部和专家呼吁,各级党委政府应该更多从就业角度评价当前社会经济发展,建立刚性的、细化的统筹城乡就业考核指标体系。就业考核指标应该像安全生产、社会稳定一样有“力度”。

上级政府应该把城乡就业率的提高、失业率的降低,作为对下级政府考核考评的重要指标。政府在衡量一个企业的贡献时,除了税收外,还应该考虑企业每年创造了多少就业岗位、发放了多少劳动者报酬。政府在评估一个项目时,要把这个项目能带来多少就业岗位列入审批内容。

企业喊“用工荒”,农民工闹“就业荒”

今年2月10日,作为我国纺织产业基地之一的绍兴县举办春季就业招聘会。该县劳动保障局副局长孙建华告诉记者,按照往年规律,元宵节过后是返城农民工求职高峰期,所以县里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举办类似的招聘会,今年因为金融危机影响,估计劳动力市场会出现供大于求的现象。

然而现实却让政府官员和企业主们大跌眼镜。记者在招聘会现场看到的,完全是一派“粥多僧少”的供需态势:企业需要大量员工,而求职者寥寥无几,几十家企业的摊位前冷冷清清,不到中午,几乎所有的企业摊位都撤了。

绍兴县炎中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吴炎根说:“企业去年还有1000多名员工,但今年只来了600多人,并且缺口居然是去年的老员工。去年企业有30%是四川籍员工,今年这批人几乎都没有回来。为了紧急招人,我跑遍了绍兴市区、柯桥、衙前、萧山周边的劳动力市场,结果都和我们这里一样:没人!”

与上述“就业高地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另一些地方则因为就业岗位萎缩,许多农民工无法实现就业,杭州就是这种情况。

杭州市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一处处长向明华向记者介绍说,今年在杭企业就业岗位数量比往年减少了1/3。在杭州市外来劳动力服务中心,前来求职的农民工把招工信息栏围得水泄不通。来自湖北房县的农民工卢力汉指着张贴在市场里的招工信息说:“有些信息很不真实,明明说那个企业要人,等我们坐上公交车,跑大老远到企业一看,老板却说人已经招满了,白白浪费了我们的时间和车钱。”

广州京翰教育一对一高三

苏州京翰教育好不好

杭州京翰教育百科

杭州京翰教育曝光
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